石家庄信息网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英承传 第十五章 佣兵阁

发布时间:2019-10-12 19:07:14 编辑:笔名

英承传 第十五章 佣兵阁

“什么?”我失声叫道。

看着周围的人都被我的声音吸引过来,破土的心里有点发毛了。赶紧把我拉到没人的地方,然后大声喊道:“臭小子,你生怕人不知道是吗?”

我反驳道:“我说你个人贩子拐了那么多小孩儿,出门怎么就只带一顿饭钱?”

破土脸一红说道:“要你管,别忘了你也是我拐来的,小心我现在就把你给卖了。”

我反驳道:“卖了更好,总比跟你在一块挨饿强。”

迎着他那快要喷出火来的目光我接又说道:“反正你把我送到地方前就必须管我饭,不然我就不走了。”

此时破土已经被我气得脸色都有点发青了,但面对我这死皮赖脸的样子,他全然没有办法。最后愤愤地向一个方向走去,沉声说道:“跟我来!”

强忍着笑意,跟在他身后。心里暗想“老家伙,你也有今天!折腾我这么久,终于落我手里了,哈哈哈哈!”

破土心里本就很憋屈了,如果他知道我此时的想法肯定就更憋屈了。让自己手底下被拐的人如此嚣张这种事,别说是在龙川国了,就算是在整个世界的人贩子圈里,也是耻辱啊!

没过多久,破土带着我走到了一座奇怪建筑前,只见这是个三层圆顶房子。房子通体漆黑,没有任何装饰,跟这白茫茫的雪地相比有一种说不出的违和感。房子从外面看虽然只有三层,但却出奇的高。最醒目的是在房子的大门正上方,有一个五米多高的,拳头跟宝剑交错组成的标志。

我好奇地问道:“这是什么地方?”

“这是已知所有国家的各个地方都有设立组织——佣兵阁。在佣兵阁可以选择不同等级的任务,来赚取相应的收益和佣兵经验。在佣兵阁注册的佣兵非常自由,除了任务期间几乎没有任何限制,而且无论是什么国家的人都可以在任何国家接取任务,这也是佣兵阁存在于这些国家的原因之一。”破土的心情明显缓和的许多,语气平静的我说道。

“那任务的钱都被佣兵赚走了,佣兵阁拿什么收入啊?难道这佣兵阁是国家出钱建立的组织吗?”我问道。

“臭小子,你可真笨。佣兵任务的钱怎么可能都由佣兵获得呢。在佣兵阁会发布的所有任务,都会收取百分之二的手续费,而就光是所有佣兵阁一天收取手续费,就足以顶上龙川国半个军队一日的开销了。”

看着我惊讶的表情,破土接着又说:“不过佣兵阁相比其他的跨国组织,还是相当厚道的。加入在这里的佣兵们,可以通过完成不同的任务来提佣兵等级,佣兵等级越高群享受的待遇也就越好。也就因为这样,佣兵阁成为了所有平民子弟,靠自己努力获得修炼资源的首选组织。不过…”说到这,破土好像想起了什么,闭口不谈了,只是面露忧色的向楼内走去。

看着他的行为也没想太多,跟着破土走进了佣兵阁。

这屋内前厅空间不是很大,但因为晚上没什么人,所以显得十分宽敞。

我跟破土直接走到了柜台前。只见佣兵阁的前台是个相貌普通的年轻女子,正在柜台上打着瞌睡。

破土轻敲了两下柜台的木桌,才把她叫醒。那前台女子醒后先是蒙了一会儿,显然还没睡醒。不过她很就留意到了我们这对“奇怪”组合,混沌的意识很快就清醒了。一边打量着我们,一边问:“请问了二位到佣兵阁要办理什么业务?”

“我们想注册佣兵,领取任务,请问需要哪些流程?”破土问道。

站台女子说道:“注册拥兵需要通过测试。测试费每人二十银玄币。测试没通过费用不予退回。通过测试的最低要求是完成固髓。”

她特意加重了后面那句话的语气,显然她并不相信面前这位可爱少年,能在这个年纪完成能完成锻体期。

也难怪她会这么想。锻体最小的也要在五岁进行,一般平民家庭要完成锻体期,最短也要花五年时间。而只有世家出身的孩子天天泡药浴,才可能花三年时间完成。而世家出身的人,根本不会加入佣兵阁,因为以自己家族的实力并不需要这种要靠努力得到资源的方式提升自己。

听完前台女子的话,破土那本就阴沉的脸色又加深了几分。不光是因为那女人对我产生的怀疑,还有抱着赌一赌的心情,却赌输了的挫败感。

看出了他此时的心情,轻叹了一声。然后走到那个前台女子身边,用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她,对她说道:“姐姐!我们没有钱,已经好几天没吃饭了。当佣兵赚钱是我们最后的出路了,你能不能…”

说到这我那双暗银色的大眼睛都已经快流出眼泪了,表现得极为可怜。那女人看到我如此可怜的恳求她,已经动了恻隐之心,而之后看到我那快要就出泪来的模样后

,就再也受不了,直接把我抱到怀中轻拍着我的背,然后说道:“不哭!不哭!你们测试的钱,姐姐帮你付了。”

“谢谢姐姐!你真好!”我感激的说道。

前台女子安慰完我,站起身来瞪了破土一眼,仿佛是在责怪破土这个当长辈的混的如此不堪,让这么可爱的孩子跟着一起受苦一样。

然后她又笑着看向我,对我说道:“跟姐姐过来测试。”

看着那女人转过身,我立刻回过头对着破土做了个耶的手势,然后跟在那女人向旁边的一个房间走去。

破土在旁看到我的表现,都看傻了。“这臭小子居然还有这么一手。真强!”

其实他不知道,前世的我并没有被人领养,而是到了年龄后,只能离开孤儿院自己走进社会。为了生存,很多时候只能像现在这样被迫的演戏。

跟着前台女子走进了一个房间,这房间说来也怪,里面除了中间放了块两米高大石外,什么都没有了。

这时只听了那前台女子说道:“小弟弟,姐姐也只能帮你到这里了,接下来就要靠你自己了。你们接下来的测试内容就是用拳,击打眼前这块石头。”

三亚治疗牛皮癣费用
保定治疗阳痿费用
江门治疗性病费用
三亚治疗牛皮癣医院
保定治疗阳痿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