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信息网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視角燈火盜畫傳奇編推

发布时间:2019-10-12 16:53:30 编辑:笔名

  (一)

  清朝末年,杭州的书画胡同是天下名画的汇集之地在这条长不足二百米的街上,不仅开了大小七十多个画铺,就连这条街上唯一的客栈里有八成的房客也是书画家这些人来自全国各地,能住到这儿,大都是冲着书画街的名声,想着能在这里得到贵人提携,名家赏识,混个飞黄腾达

  王致用就属于这种人,他来自河间的小镇,是镇子里唯一一个画什么是什么的人,在本地倒也小有名气,这名气虽然不大,却激发了他的上进心王致用立志要成为全清朝最有名的画家,为此,他背井离乡跑来了杭州

  等来了杭州以后,王致用才发现就凭自己的那点画技根本站不住脚,这里的大家名家实在是太多了,多得从屋顶上掉下来一块瓦片都能砸到三四个,和一帮人侃大山,吐沫星子也能溅到七八个同行多了,竞争力自然就大了,导致的最直接结果就是王致用在这里住了半个月,只卖出了三幅画,而且价钱只有最次画匠的一半甚至更少

  这就让王致用有些意兴阑珊,闲来无事的时候,王致用就拿自己的画和别人比较,他发现别人画的画多是以意向为主,好好的一块石头,不照着原意画,偏偏要加上一些裂纹、枯草或者老虎什么的,以至于本来是块石头,画出来却成了“猛虎下山图”如果再配上几笔漂移的草字那就更了不得了王致用自己的画则很讲究写实,石头就是石头,是什么样就画成什么样,不会去想别的,王致用觉得那样会违反事物的原意遗憾的是王致用保持了事物的原意,那些买画的却不买账,不买账的后果只有王致用的画大批积压

  这样日复一日,王致用带来的银子也快要用完了,人这一穷,志也就短了,扬州混不下去了,王致用就想着回河间老家心里存了这个念头,索性也不出门卖画了,反倒闭门思考起来,王致用虽然接受了在扬州的失败,但他对于画法却并未妥协

  这几日,王致用正在家中作画,门外却传来了喧闹声,乱糟糟的一片;王致用也不去理会,依旧在打点自己的画作,直到黑影踉跄撞门闪入,王致用刚有所警觉,一把钢刀已经架在了脖子上,那个身材矮胖的不速之客朝着王致用道:“情势急迫,不得已如此,望先生能救我一救,他日必当重谢”王致用那见过这种势头,身子颤抖个不停,一个“好汉”之后再也说不出半个字来

  这时候,门外的声音已经离得很近了,王致用甚至都能听到传来的呼喊声:“快,包围这条街,千万不能让他跑了”

  拿刀那人也急了,他收了刀突然朝着王致用跪了下去:“并非在下惜命,实在是有不得已的苦衷,请先生不要再犹豫了”王致用哆嗦着去搀扶对方,也不去计较刚才那刀架脖子之嫌:“那好好好,我,我,我把你藏起来”

  王致用情急之下把那人藏在了床底,又把自己那些积压的画也凌乱地塞在了床底下,他刚赛完,门便被撞开了,两个托着辫子的清兵闯了进来,开门就喊:“搜拿朝廷钦犯,藏匿者杀无赦”也不待王致用反应,就已经乱翻起来,这下子王致用的文房四宝之类的东西就倒霉了,被扔得满地都是,就连他那快要画完的画也糟了秧,被弄得乱七八糟,王致用只有干着急带怕的份那两个兵丁一边翻一边捡值钱的东西往袖口里装

  他们很快就搜到了床前,一个兵丁先在床下刺了一刀,然后俯下身伸出胳膊往床下刨,刨出了几卷字画,那兵丁边撕边骂,骂后接着便要掀床,王致用一见如此,忙是扑过去抱住了床,一个劲哀求道:“那下边就只有几幅画,再撕就该喝西北风了”那兵丁却骂骂咧咧道:“屁个西北风,大爷们辛辛苦苦追革命党,也没几个钱,你们一幅破画都够大爷几年俸禄了,还敢跟大爷装穷,掀”那兵丁虽说掀,却故意放慢了速度,似乎意有所指,另一个兵丁则笑嘻嘻地看着王致用,大拇指和中指不停地相互摩擦到了这时候王致用再笨也知道是个什么意思了,他只好从怀中取出仅存的一点家私,攥在手里,却再也舍不得递上去了先前发话的兵丁也不等,挥手抢了去,另一个就去往王致用怀里掏,王致用身家已空,倒也懒得反抗,任凭对方妄为,那清兵没在王致用怀里摸到银子,气急败坏之下又要掀床王致用叹了口气:“真的是没有了,小人卖画难,大部分都积压在家,就连刚才的银子还是预备回家的路费官爷们还是要掀,小人也没有办法了”王致用说这话时一颗心已经提到了嗓眼

  哪两个官兵对望了一眼,又看了王致用一眼,这才停了下来,先前拿到钱的兵丁掂量了掂量手头的银子道:“大爷也不是不通情达理的人,不为难你,兄弟,咱走”王致用听了这话,一颗心这才落回肚里

  两个兵丁刚走到门口突然回过头来,王致用心下发憷,不知对方又要干嘛,却听那清兵道:“知道你也没胆,不过也要给爷记住啰,敢窝藏革命党,杀你全家灭你九族”

  (二)

  清兵走后,王致用也瘫倒在了地上,盘缠没了,别说回家,连吃饭都成了问题,以后该怎么办他这么一着急,就忘了床底下还藏了一革命党

  那革命党在床下藏了大半天,先开始还能听到兵丁的喧闹声,后来什么也听不到了,他又等了大半天,见对方还没有动静,便想探出头来瞅瞅,他一动,那些书画便往外滚,王致用本来躺地上都快睡着了,被滚动的书画一碰,一激灵又提起神来,这时候,他才想起适才还在床底下藏了一人,藏了一个据说抓住后连自己都要被抄家夷族的革命党

  王致用知道现在的情势是革命党和清朝正在争江山,他不敢惹那些官兵,也不敢惹这个革命党,这两帮人一帮是流氓,另一帮差不多也是些亡命之徒,谁都不是省油的灯,摊上这帮人王致用只能自认倒霉

  那革命党从床底下钻出来,对着王致用就是一个下拜:“革命党本来不讲求这一套,但先生活命之恩,不仅救了在下一人,还救了革命党上千个兄弟,在下黄宾虹,他日定当回报先生”

  王致用口中说:“不用,不用安全就好”心下却想:“他日回报的话就去我坟上烧点纸钱就可以了”王致用心下嘀咕的时候全然没有听见对方又说了什么,倒是隐隐约约听到对方说了声:“床下还有些画没有取出,就劳烦先生自己动手了就此告辞”王致用只是干笑着点头,心下却恨不得扑上去朝着那个革命党咬一口:要不是救你,我还用发愁以后怎么过你倒是好,拍拍屁股就走了,你怎么不再说句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之类的屁话

  革命党说完就往外走,走到门口的时候又想起了什么,所以他也跟哪两个清兵一样站住了他回过头来朝王致用道:“听闻先生的画卖得不很理想”这次那革命党终于走了

  王致用恨得快要把牙齿咬碎了,觉得自己真的遇到了一个白眼狼,为了救他花掉了所有的银子不说他倒好,临走的时候还不忘讽刺自己一把,还卖得不理想,你他妈的直接说卖不出去不就得了

  王致用也懒得再去收拾床底下的画,他走出门外,发现书画胡同竟然一片狼藉,一帮子书画商人都在哪里哭爹骂娘,原来那些清兵不仅只搜刮了王致用一个,所有的书画商人和画家都难逃厄运大家骂清兵的时候也不忘捎上那个革命党,要不是他跑疯了跑到这里,大家伙哪用得着受这瓜蔓抄的荼毒

  王致用看着他们,心里多少平衡了一些,倒霉的毕竟不是自己一个人身在乱世,也许便注定难逃鱼池之殃吧

  重新回到住处,王致用也不去怪那个革命党了,事实上即使那个革命党不来自己家,那些官兵还会如此剥削自己王致用一边收拾地上的零碎一边叹气,画再卖不出去,以后就只能要饭过活了

  收拾好外围开始收床下面,王致用无精打采的往外扯,但扯着扯着却撤出来一锭银子,王致用先是揉了揉眼,确定这不是做梦,又用手抠了抠,嘴咬了咬,确定银子也不假,有点怔住回过神来,王致用就想,自己什么时候掉床底下这么一大块银子,转念一想又不对:平常自己还都是一个子掰开两半花,一下子少这么多,不可能没有印象,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刚才的那个革命党故意留下的所以他才会在走的时候说床底下有画没取出来

  王致用叹了口气,觉得先前有点错怪人家至于对方说自己画卖得不很理想,应该也是随口一问吧

  (三)

  由于上次的官兵之灾,很多处境和王致用差不多的人都离开了书画胡同,王致用因为那个革命党留下的银子反倒留了下来书画胡同的门店从先前的七八十家锐减到了二十来家客栈的画匠也走了不少,大家觉得与其在这里受官兵剥削不如封笔不画,辛苦大半年全给官兵做嫁了,老婆孩子还得饿肚子呢

  兵灾后的一个月,革命党和清廷发生了很多战争,战火烧得全国大部分都是,扬州虽然不是太凶,但大大小小的也有几战

  一开始打仗,书画胡同的画家的日子更不好过了,每天来买画的寥寥无几,偶尔有一两个也是看看就走,像过去那种豪掷千金但求一字的人越发的少了倒是王致用的画相对来说卖得不错,而且过来买的多是些外国人,那些人大部分看不懂中国的古画,却对王致用的画评价较高王致用虽然不会因此就锦衣玉食了,最起码可以解决温饱了

  三年后,王致用的画依旧维持在那种不上不下的水平,倒是革命党和清政府的较量有了结果,全国都说,一个叫孙文的人带领革命党推翻了清朝,改元成了中华民国于是那些眷恋清朝的都成了遗老

  这之后,全国的动静相对要小了,扬州的书画界却喧闹起来了,因为,这里出现了一个大贼,而且这个贼专门偷各大名家的字画,这个大贼甚至能夜盗百家,端得是十分厉害扬州城数一数二的名家都被他光顾过了,搞得众人人心惶惶的,盗画之贼来势虽迅猛异常,但却不是书画界喧闹的原因,喧闹的原因是在这些被盗的名家之中竟然还包括了王致用

  这可以说是让人大跌眼镜的一件事就连王致用本人也十分奇怪,不明白那些贼为什么就看中了自己的画

  一帮子画家抓不到贼,就拿王致用出气,说王致用是为了宣传自己,才故意搞出这么多的诡计来,借此引人注意,也好提高画的销量但认识王致用的人都知道这不可能,就算王致用有这个心思,也没这个能力,他如果可以夜盗百家也就用不着在这里苦守一个小画摊,而且一守就是数年所以这件事几乎成了一个谜

  这事发生之后,关注王致用的画的人突然多了起来,或许是世道变了,也或许是大家对古代字画腻味了,竟然真的有人开始买王致用的画了,王致用积压的画突然都有了销路,不由得喜笑颜开扬州城的那些名家嫉妒羡慕的同时,不忘继续诋毁王致用,说他们的猜想得到证实,足以说明王致用故意策划了这么一件事,所以他们决定要让王致用赔偿损失

  王致用则是心中无鬼,不怕敲门,对方强硬来他就强硬回应,和气着来,他就和气的回应渐渐的,相信他的人越来越多王致用因为盗画的事实实在在地赚了一把,同时他也感到自己在画画上面的天赋确实有限,便在卖掉最后一幅画后回了河间老家

  于是盗画的事便成了一个谜,没有人知道偷画的人是谁,为什么要偷名家的画甚至是王致用的画

  几年以后,关于王致用救过一个革命党的事情不知道从那流传了出来就有人根据这条线索猜测,是那个叫黄宾虹的革命党偷了扬州城名家的画和王致用的画用来报恩,因为他在离开王致用的时候曾说过这么句话:“听说先生的画卖得不很理想”

  但有知道内幕的人又说,被王致用救助的黄宾虹已经在与清朝的最后一战的时候牺牲了,所以这事到这里之后依旧未被解开

  事实上,盗画之事确实跟黄宾虹有关,而黄宾虹的确已经死了,只是他在临死之前把这事说给了杭州的一帮同志,他说因为王致用救助了杭州近千的革命同志,所以他想出了这么一个方法,让大家帮助他完成报答王致用的愿望那帮同扬州来的兄弟们答应了黄宾虹,这才会出现一群大盗夜盗百家书画名家的事不过后来革命党中还真的出了一个画家就叫黄宾虹,当然,这是后话

  作为这件事的唯一受益者,王致用还真的是毫不知情呢

  共 4575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视角·灯火】‘盗画’传奇——叙说描述清末一个画家的卖画状况和穷困的过程,就在这么一个光景里,王致用舍命拯救了被官兵追捕的革命党人黄宾虹知恩图报的革命党人就‘盗画’给予回报,真诚了说话算数的心胸和最终的行动……故事描写——真实感人,场面逼真形象,如画面一般,历历在目,热我们去思索了这么一个问题,那就是说一个人的行为给予,就能够得到最终的报答,体现生命的价值观念所在一篇有意思的传奇小说,值得欣赏推荐品味谢谢你的支持[庞广龙]问好

  1楼文友: 07:1 :16 【视角 灯火】 盗画 传奇 叙说描述清末一个画家的卖画状况和穷困的过程,就在这么一个光景里,王致用舍命拯救了被官兵追捕的革命党人黄宾虹知恩图报的革命党人就 盗画 给予回报,真诚了说话算数的心胸和最终的行动 故事描写 真实感人,场面逼真形象,如画面一般,历历在目,热我们去思索了这么一个问题,那就是说一个人的行为给予,就能够得到最终的报答,体现生命的价值观念所在一篇有意思的传奇小说,值得欣赏推荐品味谢谢你的支持[庞广龙]问好 流浪汉五十年代末出生,壮族,插青,公务员系广西民间文艺家协会员文学创作协会作家诗人,中外散文诗研究会中国当代诗歌协会会员,有千多件作品在全国各地报刊发有 0多件作品获奖;出版个人专集2部……

  2楼文友: 07:1 :17 【视角 灯火】 盗画 传奇 叙说描述清末一个画家的卖画状况和穷困的过程,就在这么一个光景里,王致用舍命拯救了被官兵追捕的革命党人黄宾虹知恩图报的革命党人就 盗画 给予回报,真诚了说话算数的心胸和最终的行动 故事描写 真实感人,场面逼真形象,如画面一般,历历在目,热我们去思索了这么一个问题,那就是说一个人的行为给予,就能够得到最终的报答,体现生命的价值观念所在一篇有意思的传奇小说,值得欣赏推荐品味谢谢你的支持[庞广龙]问好 流浪汉五十年代末出生,壮族,插青,公务员系广西民间文艺家协会员文学创作协会作家诗人,中外散文诗研究会中国当代诗歌协会会员,有千多件作品在全国各地报刊发有 0多件作品获奖;出版个人专集2部……

  楼文友: 07:1 : 7 一篇有意思的传奇小说,值得欣赏推荐品味谢谢你的支持[庞广龙]问好 流浪汉五十年代末出生,壮族,插青,公务员系广西民间文艺家协会员文学创作协会作家诗人,中外散文诗研究会中国当代诗歌协会会员,有千多件作品在全国各地报刊发有 0多件作品获奖;出版个人专集2部……

  4楼文友: 07:1 : 7 一篇有意思的传奇小说,值得欣赏推荐品味谢谢你的支持[庞广龙]问好 流浪汉五十年代末出生,壮族,插青,公务员系广西民间文艺家协会员文学创作协会作家诗人,中外散文诗研究会中国当代诗歌协会会员,有千多件作品在全国各地报刊发有 0多件作品获奖;出版个人专集2部……

  5楼文友: 20: 6:54 谢谢庞老师的热心和点评,恭祝愉快 方自云中来,潇洒自悠哉

  6楼文友: 17:41:40 一篇有意思的传奇小说,值得欣赏推荐品味谢谢你的支持 解读城市与爱情

  回复6楼文友: 19:56:49 谢谢原子的留评,愉快

  7楼文友:- 1 2 :01: 9 好一个精彩的故事,让人心灵起了些些的波澜,顶了

心绞痛总是心慌吃通心络好吗
流感吃什么维生素有效
窦性心动过缓是不是冠心病
通心络对心肌梗死的患者恢复有作用吗